当前位置:主页 >> 新闻快讯 >> 行业动态
家用电池,特斯拉的又一个颠覆产品?

    科技界的传奇人物、特斯拉的CEO埃隆·马斯克(ElonMusk)最近在活动中搬来了一台白色的“大冰箱”,上面写着“TESLA”。不过,这可不是一个靠电动车“吃饭”的附属品,它是既可被挂在美国家庭墙壁上,也可与电动车一起玩耍的家用储能电池。

这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这一回,美国帅哥拿出手的东西名为“Powerwall”家用电池(下称“能量墙”)和Powerpack(下称“能量包”)。由于能量墙主要面向普通家庭用户,因此备受瞩目。就像它的名字一样,这一特大号的电池可被安装在墙上,为整个房屋供电。

    齐鲁证券分析师沈成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,能量墙是一种储能技术。目前,该技术主要分为几类:物理储能(抽水储能、压缩空气储能、飞轮储能)、化学储能(锂离子电池、铅酸电池、液流电池、钠硫电池)、其他储能(超级电容器、燃料电池)等。其中以锂电池为代表的化学储能具有建设周期短、运营成本低、对环境影响低、不受地理条件限制等优点,适用于电网的储能应用,因此逐渐成为储能的首选方案。而且在电动车的大规模推广后,各类配件成本也有望下降,推进了锂电池在储能方面的降价。

    作为储能装置,能量墙与ModelS的差别并不大:同类电池管理系统、技术和架构,不同的是前者分为10千瓦时、7千瓦时等更小的容量,售价分别为2.17万元人民币(3500美元)和1.86万元人民币(3000美元),此价格不包括安装费和逆变器的费用。有人士引述穆迪今年1月的报告称,电池投资成本已接近500到600美元/千瓦时,因此上述报价并不算太贵。苏州爱康能源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国际销售公司(下称“爱康”)总经理沈刚刚在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采访时也表示,与美国家庭接近的是澳大利亚家庭。一般情况下,电站建设方会提供给家庭1千瓦时~10千瓦时不同的套装光伏系统。如果按3千瓦时来看,包括支架、光伏组件、控制器、线缆及储能装置的话,大约是8万元人民币一套,而特斯拉的“能量墙”报价在1.86万元~2.17万元,不算贵。

    能量墙的电力来自于不同渠道,既可以是太阳能,也可以是电网和ModelS电动车。它既可以在电价低的时候作为储能、电价高时提供电力并节省电费,也可以在停电时作应急用。如果把能量墙里面的锂电池取出来再串联在一块儿,就是能量包了,可以供工商业直接使用。

马斯克为啥要做这玩意?

    事实上,早在数年前马斯克就已经在筹划做这样的储能电池了,因此这轮推出不同版本的储能电池并不意外。从他的能源战略来看,走这一步棋也显现出他不拘泥于光伏电站、电动车等领域,而是要构建一个更为庞大的能源生态链。

    除了特斯拉汽车外,不要忘记,这位科技大拿有一家名为“Solarcity”的公司。该公司为用户们提供光伏电站的解决方案,它成立于2006年,从光伏系统安装做起,随后开始进入光伏租赁和PPA业务。其曾提出,到2017年将发展100万用户,即在那时有总计60亿美元的合同。它拥有自己的电站安装队伍,部分项目(居民和小型商业)由自己来安装,其他大型项目外包给他人,这就类似于中国的分布式电站业务。

    Solarcity在2013年12月推出了一种名为DemandLogic的储能系统服务,该服务用于补充发电设备的储能方案,也使用特斯拉电池技术。

    但是,DemandLogic储能电池的价格在当时并不便宜,而且特斯拉一直希望推出一个家庭可以接受的新电池。如今,能量墙的出现,就可以很好地配合Solarcity在美国的全新家庭储能战略,用户们可以用较为便宜的价格购买这类产品,并通过Solarcity已经成型的小型电站,来发电和储电、用电。

    “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假设白天你用了1千瓦时的电,但家里的小电站发了10千瓦时,那么9千瓦时就可以用能量墙储存下来,并在晚上给你的电冰箱、电视、电脑以及电动热水器、空调来使用。”沈成表示,由于美国的家用电费比较贵,加上每年电费的涨幅预期可能在10%到30%之间,因此能量墙与Solarcity所构建的小电站模式,将会给居民节省不少电费,这也是为什么Solarcity一直在美国有较高估值的原因所在。事实上,Solarcity项目推广的地区也是美国电费较高的区域,如加州和马萨诸塞州等。这样一来,人们愿意通过购买家庭式电站的方式来摆脱现有电网,加上政府也有一定补贴,所以该模式推广起来更具有市场价值。

中国是否适用?

    “但是在中国,储能产品的售价还是偏贵。装一套储能系统要比单纯装一个电站贵出50%甚至更多。目前,用储能产品的还主要是偏远山区和海岛等地。而且,家用电费与实际光伏电价的差价也不如美国部分地区那么大,对于一般家庭用户来说,吸引力不足。除非家用发电可以享有一定优惠政策和更多的补贴,这样中国的家用储能和电站产品才可能全面开花。”沈成说。

    沈成表示,2013年起,国外陆续出台了储能政策,如德国的《支持分布式光伏储能的新政》于2013年5月发布实施,2013年10月美国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(CPUC)也通过了“储能采购框架和设计项目”,确立了三大公共事业公司到2020年将完成1.325GW储能采购的目标。预计2015年国内有望出台对于储能的支持政策,甚至有望在“十三五”规划中设定明确的装机目标。如果有相应的政策出台,那么对储能技术、储能使用者的优惠政策等可能会落实。储能产品的前景很广阔:一方面,储能技术配合的是光伏发电,这类发电的特点是“白天有、晚上无”,储能有利于更好地调配电量;其次,光伏与风电等属于间歇性的电源,当其发电占比较高时,会对电网造成一定的冲击(如德国光伏发电装机容量约占德国电力总装机容量的21.5%),这也会用到储能。“第三,能源互联网中,可再生能源与分布式能源会大量介入,而且微网和电动车也会普及,储能技术也是协调上述应用的重要一环。”沈成对本报记者说道。